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形态、动力与屏障
来源:贵州师范大学学报  | 欧阳友权  2021年11月20日09:16

摘 要: 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经历了实体书版权输出、线上网文外译推介、网文IP分发的多媒体传播和网络文学模式输出等几种主要形态。综合国力的“文学表情”、中国文化的故事魅力和拓展海外市场的行业需要,构成了网文出海的动力机制。谨遵落地国法规,解决好网文出海的版权难题; 把握跨文化传播的社会差异,从文化通约走向文化融入; 以品质化内容生产保证适配作品的可持续供给等,是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需要突破的三道屏障。

关键词: 网络文学; 海外传播; 形态; 动力; 屏障

在网络“地球村”时代,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网络文学走出国门与世界分享,本是数字化传媒带来的“技术红利”,但由于文学自带民族文化基因或意识形态底色,致使中国的“网文出海”成为一种殊为关注的跨文化现象。在“出海”之势渐成规模、传播半径不断延伸的条件下,廓清这一文学跨文化传播的基本形态和动力机制,探讨其可能打通的传播屏障,是我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必须面对的重要话题。

一、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基本形态

中国的网络文学本是诞生于海外的———1991年4 月5日在美国出现的电子周刊《华夏文摘》, 是世界上第一个用中文写作的网络文学园地。受此影响,随即在北美、欧洲、日本等国华人留学生中诞生了一大批早期的汉语电子刊物或文学网站。1994年4月中国加入国际互联网公约后,全世界华文网络文学迅速回归母语本土,并经过商业化的洗礼得以爆发式增长。因而,中国网络文学 “生于北美→成于本土→走向世界”的生长曲线,让如今的网文出海成为中国网络文学面向世界的“反哺”之举。

不过,历经本土文化和社会语境的发酵,“反哺”式传播的中国网络文学不仅在内容形态、规模影响与其诞生时不可同日而语,其传播方式和路径也与它“入境”时大相径庭。此时的大举“出境”,一方面是发展壮大后的网络文学拓展国际市场、扩大国际影响力的内在刚需和必然选择; 更重要的促动因素还在于,它搭上了中国文化“走出去”、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政策快车,一跃成为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的文化输出前端。于是,悄然开启的“网文出海”之门,正以不同形态不断延伸自己的传播域。

第一种形态是线下网文实体书版权输出。受互联网普及程度和文学阅读习惯的双重影响,中国网络文学的“出海”之路是从东南亚国家的图书出版起步的。2001年,作为中国网络文学先驱的中国玄幻文学协会(CMFU) ,率先将网络小说由港台实体出版扩展到东南亚。2004年,承接CMFU的起点中文网开始面向泰国、越南等国家出售网络小说版权,题材以玄幻、历史和言情类小说为主。2006年,《鬼吹灯》被翻译成越南语、韩语等在多国发售,萧鼎的《诛仙》等网络小说受到越南等东南亚众多读者的欢迎。2007年,宝妻的《落尘埃的天使》等4部网络小说在越南畅销,3部由越南 河内出版社出版,1部由越南作协出版社出版。有研究者统计,2009年至2013年间,越南翻译自中国网络文学的品类有617种,纯文学品类有74种,合计达691种,占越南翻译出版总量的74%。2010年后,中国的网络文学在东南亚儒家文化圈的影响不断扩大,越南、泰国、马来西亚等图书出版商每年从中国文学网站直接购买版权的小说都在百部以上,使中国的网络文学特别是女频网文在东南亚市场的规模持续扩大。此后,有不同语种、各种版本的中国网络小说实体书被海外众多图书馆收藏,如企鹅兰登书屋出版了《鬼吹灯》系列英文版,《斗罗大陆》授权法文版,韩国出版商获得了《斗破苍穹》的韩文版授权,《全职高手》纸质版在日本出版,《盘龙》授权了土耳其版, 《将夜》上线了泰文版,《盛世茶香》授权越南版等。2020年,仅阅文集团就向日韩地区及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多国,以及美国、英国、土耳其等欧美多地授权数字出版和实体书出版作品700余部。在欧洲最大的公共图书馆伯明翰图书馆,一名关注网络文学的华人留学生就曾无意间读到了2003 年出版的宝剑锋的《魔法骑士英雄传说》。

第二种形态是线上网文的外译推介。分两种方式。首先是国外翻译网站对中国网络文学的“拉传播”。中国网文的浩瀚体量和广泛的影响力如“一枝红杏”在赛博空间传响,吸引了海外一些线上读者的倾心接纳和主动译介2014年12月,美籍华人外交官赖静平(RWX)辞职创办了第一家英译文学网站“武侠世界”(Wuxiaworld) ,专门翻译中国的网络小说,并在网站设立“资源”“百科 知识”等板块,介绍与网络小说相关的中国传统文化知识。该网站早期依托“捐助-翻译”模式———读者捐助、译者加译维持运转,在此基础上演化出“会员制”收费制度,迅速成长为由国外网友建立的最大、最具影响力的中国男频网文英译网站。2017年,Wuxiaworld与阅文集团、中文在线等网站平台达成合作协议,较好解决了作品版权等问题。同时,该网站还致力于“提升翻译质量、 打造稳定的翻译团队和长效的粉丝译者筛选机制,并尝试推动英文原创小说的发展”。除Wuxi-aworld 外,国外翻译网站还有2015年1月建立的Gravity Tales(引力传说)和同年12月建立的Vol-are novels(沃拉雷小说) ,它们与Wuxiaworld一道,并称为中国网文三大英译网站。其他英译网站还有Novel Updates,以及主要面向东南亚读者的Barhe和Hui3r等。其他语种的翻译网站如Rulate (俄语) 、Fyctia(法语) 等,在中国网文翻译网站中也有一定影响力。这些国外翻译网站的“拉传播”,构成了早期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的主导力量,也是我国网文出海的一大特色和亮点。

国内文学网站平台的对外翻译后来居上,不仅译介作品更多,传播也更广。2017年5月15日上线的“起点国际”(Webnovel)是中国网文出海的门户网站,它的建立让中国网络文学的世界传播 从“海外翻译网站部分授权、大量盗文、在线翻译、延后追更”状态,迈入“正版主导、同步更新、多元布局、全面覆盖”的新阶段。在传播技术上,起点国际可以为全世界用户提供跨平台互联网服务, 涵盖PC端和移动App端(安卓系统和苹果系统)两类访问方式,支持用户通过Facebook、Twitter和 Google账户进行注册和登录。在语种上,上线网络英文版后,又逐步覆盖西班牙语、印尼语、印地语、马来语、泰语、韩语、日语、越南语等多语种阅读服务。据中国作协《2020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统计,截至2020年底,起点国际已上线约1300部翻译作品,其中860部为英文作品。代表作如《巫神纪》《天道图书馆》《全职高手》《异世界的美食家》《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大医凌然》等等。背靠阅文集团的海量资源,凭借优质、成熟的运营,起点国际开创性地实现了网络小说中英文双语版在海内外的同时发布、同步连载,缩短了中外读者的“阅读时差”,真正让网络文学成为国际化的文学创作和阅读范式,对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作出了创新性贡献。

除了起点国际外,掌阅科技完成了2万余部中对英、中对俄、中对泰的内容翻译和音频文件制作。为进军海外阅读市场,掌阅发布了“iReader”国际版,涵盖14个语种,海外用户超过2000万, 覆盖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晋江文学城已累计向海外输出网络文学作品2000余部,读者覆盖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海外用户流量比重超过15% 。上市公司中文在线长期致力于海外出版,有多部网络小说在线翻译为英文、泰文,如酒徒的《隋乱》、失落叶的《斩龙》等。还有如咪咕数媒、纵横文学、小说更新网、推文科技等,均在网络文学线上出海上有不俗业绩。据《2020年网络文学出海发展白皮书》显示,截至2019年,我国对外译介的网站平台已有数十家,已向海外输出网络文学作品1万余部,覆盖40多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2019年翻译网络文学作品3000余部。从出海模式来看,翻译出海占72% 、直接出海占15. 5% 、改编出海占5. 6% 、其他占6. 9%。而据《2020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的数据,“目前,中国网络文学共向海外输出网文作品10000 余部,其中,实体书授权超4000部,上线翻译作品3000余部。网站订阅和阅读APP用户1亿多,覆盖世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在线阅读覆盖用户也持续增加。

第三种出海形态是网文IP分发的多媒体传播,即通过把网文作品改编的视听文艺产品传播到世界各国,实现中国网络文学的多形态N次传播。具体做法或与中国网文落地国合作,实施海外IP授权,如白金作家囧囧有妖《许你万丈光芒好》的改编版权和电子版权向越南授权即属此类; 或直接将中国的网文IP改编作品赋权海外,以影视、游戏、动漫、有声等多种产品形式,实现全媒体跨境传播。如根据网络小说《从前有座灵剑山》《全职高手》改编的动漫登陆日本,对当地动漫文化产生强烈冲击; 欧美主流视频网站、东南亚地区各大电视台上均能看到《庆余年》《扶摇》等诸多中国网文IP改编的剧集。2014年,《甄環传》首登美国主流电视台; 2015年,《琅琊榜》登陆韩国电视台中华TV频道,《花千骨》《武媚娘传奇》风靡东南亚,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微微一笑很倾城》在海外热映,中文在线2016年在美国旧金山和欧洲设立分公司,主推中国网文市场拓展和IP转化。在海外知名流媒体平台Netflix上,《天盛长歌》正进入全球千家万户,YouTube等欧美主流视频网站、东南亚地区各大电视台上能看到《扶摇》等诸多人气IP改编剧集。还有《将夜》获得第四届中加国际电影节“最佳电视剧奖”,“一带一路”蒙俄展映推荐片目中也有《择天记》这类网文超级 IP改编的作品……从“出海”走向“出镜”,以跨媒介传播推进跨文化传播,不仅延伸了中国网文的传播链条,也进一步放大了网文内容的价值传播。

第四种形态是中国网络文学模式输出。2018年4月,起点国际尝试对海外用户开放创作功能,并随之进行产业化运营,标志着中国网文出海步入3. 0时代,即从单纯作品传播走向更深层次的模式输出,把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网络文学创作、传播、线上经营和IP内容跨界分发模式,整体性输出到网文落地的所在国家和地区,不仅让中国网络文学的国际传播实现“落地生根”,还将其提升至“授人以渔”的新阶段。输出的中国网文模式主要有:

一是输出原创模式。起点国际开放创作功能伊始,即吸引来自全球的数万名创作者进入平台使用自己的母语创作,推动网文原创功能风生水起。为支持海外作者原创,起点国际分别启动了针对韩国和东南亚地区原创作家的培育和扶持计划———“星创计划”和“群星计划”等,旨在帮助全球有创作意愿的网文作者在Webnovel上写作。据2019年财报数据,起点国际开放平台有海外用户原创作品88000部,与上年同比增长576. 9% ; 2020年该站点中的原创作品数量相较于2019年增长了127% 。“目前起点国际吸引了海外约11万名创作者,审核上线原创作品超20万部,近100部作品点击量超1000万。”除大型网文企业设立海外原创平台外,还有如Dreame、HiRead等中国创业型公司也选择中国网文的海外经营,Dreame现已在海外积累起3000多名原创作者,上线小 说逾3万余部。

二是输出与原创模式相配套的付费阅读机制,即把起点中文网2003年创立的VIP付费阅读规则用于海外网站的线上经营,以起点国际为代表,为海外读者量身打造落地国本土化付费阅读体系,循序渐进地建立起付费订阅、打赏、月票等线上消费机制。起点国际还根据小说的质量、速度和热度,与译者协商确定翻译小说的定价,截至2018年底,该平台已有超过40部需要付费的VIP小说,较低者每章需4块“Spirit Stone”(灵石,起点国际的虚拟币) ,约 0. 08 美元/章; 较高者每章需15块,约0. 30美元/章; 一章需要10块“Spirit Stone”的小说占比最高,约0. 20美元/章的费用大概是国内价格的十倍。

三是输出翻译模式。基于海外环境和国内环境差异,仿照国内的职业作家体系,设置翻译孵化计划和翻译质量控制系统,建立起一套职业译者的管理模式,对翻译者进行培训考核,扶持他们成长,以加速扩大翻译者的规模和水平。中国网络文学模式根植于网络性和粉丝经济的生产机制,它的成功国际化,不但使中国网络文学的世界影响力大为提升,更为世界各国网络文学成为一种文创 产业形态提供了可资借鉴的中国方案。

二、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动力机制

中国网络文学在新时代面向世界开启“众妙之门”,让源于国外的汉语网络文学以亮眼的盛装 姿容,实现回馈世界的历史性“逆袭”,并在不断延伸的传播半径上高光绽放,不得不引起人们的思考: 环顾今日世界,凭什么只有中国的网络文学能够“仗剑天下”,我们网文出海的底气何在,动力究竟来自哪里?

从社会历史语境看,网文出海是我国综合国力提升的一种“文学表情”。中国网络文学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壮大于千禧年之后,而这个时期正是中国加入WTO后改革开放向社会纵深发展, 市场经济体制逐步建立,社会经济高速增长,综合国力日渐强大的时期。互联网的普及、网络文学的兴盛,与社会进步、国家“硬实力”和文化软实力的强健是同步并进又互为表征的。文学是时代的晴雨表,网络文学是数字化时代的文学轻骑兵,当我们谈论中国网络文学在“地球村”蛛网覆盖、 触角延伸的时候,不要忘了它背后强大的综合国力给予的经济支撑和赋能文学的文化自信。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CNNIC)发布的统计报告,中国网民数量从1997年首次统计的62万人,增加到2020年12月的9. 89亿人,互联网普及率已达70. 4% ; 网络文学用户也从2009年首次统计的1. 62亿,增加到2020年底的4. 6亿,呈爆发式增长态势,这与该时期中国社会经济增长态势和中国文化外贸逆差缩小态势是基本同步的。可以说,中国的互联网络建设、中国网络文学的高速增长、中国网文出海的强势推进,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大国崛起”进程中国际地位的提升和国际文化贸易的逆市上扬,有着毋庸置疑的内在关联,前者正是后者必然呈现的一种文学写照,是新时 代激越的历史交响曲的一种“卡农变调”。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体学习时强调: “下大气力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形成同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相匹配的国际话语权,为我国改革发展稳定营造有利外部舆论环境,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积极贡献。”改革开放造就的升腾国力和精神创造力,就是中国网络文学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最好注脚。《中国网络文学二十年》中有这样一段话: “20年来,中国网络文学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创造了堪称浩瀚的网络原创作品,培育了一大批文学写作人才,不断满足亿万受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广阔的泛娱乐市场延伸的产业链,打造出一个崭新的文化产业形态,并以故事化的文化魅力吸引世界目光,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一面窗口,以至于有人把中国的网络文学与美国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韩国电视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现象’。中国的网络文学从体量、受众到影响力,可谓史无前例、世所仅有,它们无不是源于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传奇和沧桑巨变。可以说,20年网络文学的跨越式发展, 正是40年改革开放带来的‘文化增加值’。”事实确实如此。是改革开放带来的综合国力,让一代代中国年轻创作者有了文化自信,能够面向世界潮流讲好中国故事; 是开放的国门不断增长的国 际文化交流,让浸染着中国文化、中国精神、中国气派的网络文学作品吸引了世界的目光,让越来越多的外国人产生要了解中国文化的愿望,主动译介和接纳中国的网络文学。过去中国文化输出更多地是通过文学奖、图书展、电影节、孔子学院等主流渠道让世界了解中国,而这一次的网文出海, 意味着中国流行文化被“歪果仁”主动接纳而走进南亚、日韩、欧美乃至非洲老百姓的日常生活。2019年,北京文博会发布“2018—2019年度中国IP海外评价TOP20”中,有11个为网络文学,包括《妖神记》《延禧攻略》《全职高手》《斗罗大陆》《斗破苍穹》《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这说明, 具有中国符号的优质IP不止是熊猫、阿里、腾讯、微信、高铁、移动支付等,还有网络文学,毕竟被他国主动接纳的文化输出才是大国实力、特别是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标志。毫无疑问,网文出海将有利 于提高我国的国际传播影响力、中华文化感召力、中国形象亲和力、中国话语说服力和国际舆论引导力。

从作品内涵看,网络文学的传播力植根于中国文化的故事魅力。由独特文化赋魅的中国故事, 能在跨文化语境中形成强大的吸引力和感染力,从而打通海外读者的“快感通道”,形成需求式传播的动力机制。正如阅文集团CEO程武所言: “文化魅力就蕴藏在一个个极具感染力的故事里,故事为不同民族、不同国家的情感共鸣和文化交流构建起坚实的桥梁。当下,借助互联网的便利性, 网络文学因其用户基数庞大、题材丰富广泛、互动共创的特点,赋予了文化交流更大的舞台和更丰富的内涵。”赖静平说他创办Wuxiaworld网站,就是源于对中国武侠文化的喜爱,当翻译上线《盘龙》《光之子》《我欲封天》《斗破苍穹》《莽荒纪》《无限恐怖》这些类型小说后,他发现中国的网络小说不仅有武侠,还有比西幻故事更丰富、更神奇的东方玄幻、修仙、异界大陆等无比神奇的中国故事,一些作品的世界观架构蕴含的热血、奋斗、兄友弟恭、尊师重道等中国文化元素,让作品平添了无穷魅力,作品一经上线,便吸引了大批忠实的粉丝。2018年,网上流传有这样一则故事: 美国一名叫凯文·卡扎德的小伙,被中国网文所吸引,每天要在三个翻译网站上同时追更15部中国网络小说,在读了半年精彩小说后,竟然成功戒掉了毒瘾。且不说网络小说是否有如此魔力,逆袭出 海的中国网文已经吸引了无数老外的眼球却是实实在在的事。如网络小说《许你万丈光芒好》在起点国际上线以来,总点击量超过3亿,读者评论达8亿多条。《人民日报》载文称,起点国际运营两年后,上线英文翻译小说逾500部,授权作品超700部,累计访问用户超4000万,上线的翻译作品中,前200部作品最低点击量达600万次,单书点击最高突破3亿,前50名作品的总评论数超过3000万。网站还建立了专有名词的词汇库,让用户可以轻松了解八卦、太极等网络文学常见的东方文化元素。将文化融入故事,在故事中展现文化魅力,是中国网络小说行销世界的一大奥秘。《全职高手》讲述了年轻人热血拼搏的故事,《大医凌然》讲述医学发展、医者仁心的故事,《天道图书馆》讲述知识魔力、尊师重道的故事,《异世界的美食家》讲述中华传统美食文化故事,《全职高手》则讲述年轻人永不气馁、重回巅峰的故事……这些富含中华文化精神的奇妙故事,正以人类“共情”的方式为世界各国读者所接受、所喜爱。唐家三少在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曾表示,好故事是世界性的,把文化潜藏在故事中,是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一个好办法。他说: “我们的故事里是中国上下五千年文明所积累的思想、道德和价值观,我们的创作来自从小到大、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的内容。对于国外的读者来说,他们可能看不懂我们中国文字的美,理解不了汉字的一些形容,但是故事是世界性的,而网络文学最大的优势就是故事性,也更注重故事性,所以我们才能有超过4. 5亿的读者如此热爱我们的作品。”囧囧有妖也认为,考虑到海外读者,网络作家更应该创作一些具有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的故事,让越来越多的国外的读者了解到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她说: “好的作品其实是没有国界的区分,文化差异并没有成为阅读的阻碍,相当一部分国外的读者对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相当感兴趣,这对他们来说反而是一个很吸引他们的元素。”富含巨大想象力的中国故事,融合了东西方文化宝藏,营造了人类终极梦想,表达了世界文学坐标中的中国经验,由此聚合成中国网文海外传播的核心力量,它遵循英国人类学家弗雷泽在《金枝》中提出的“触染律”, 驱动网络文学走在了中国文化输出的前端。

再从文化产业角度看,网文出海是中国网络文学延伸传播半径、拓展海外市场的必然选择。网络普及、人口红利与商业模式的相互借力,使中国的网络文学成为一种“时代现象级”存在。有统计表明,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已达9. 89亿,互联网普及率为70. 4%。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超4. 6亿,占网民整体的46. 5%。2020年,网络文学全年新增签约作品约200万部,全网作品累 计约2800万部,全国文学网站日均更新字数超1. 5亿,全年累计新增字数超过500亿。如此巨量的文学存在,亟需拓展国内和国际两个市场,开辟自己更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以消化浩瀚的作品存量,孵化更广阔的IP分发市场与衍生产品,在作品传播、文化输出的同时,也在国际文化贸易上获得更多作品变现的机会。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不仅是文化意义上的传播,还有一个产业经济意义上的拓展,也就是所谓的产业提升,或者说产业延展,就是向全球延展”,实现“传播、交流、 贸易三位一体”,这在对外文学交流、文化交流、经济交流中具有缩小中外文化贸易逆差的经济和精神双重意义。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开拓国际市场,寻找中外娱乐文化的对接“榫口”,建立起以世界为半径的网络文学产业链和产业集群。只有这样,才能在与世界分享中国的优秀网文作品中,一方面让最具普适娱乐价值的中国网络产品成为走向世界的文创产业,形成跨文化交流中极具 活力和前景的文化贸易新业态; 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加强中国与世界各国的民间交流,成为塑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有生力量。

三、打通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三道屏障

中国网络文学联通“出海”之路走的是民间渠道,并且是由外国的“文学迷”和“中国通”率先主动翻译,然后以母语同好形成“蝴蝶效应”而得以在异域传播的。这一方面说明了中国网文故事的吸引力,同时也会碰到一些必须直面的难题。因而,要实现网文出海的可持续发展,需打通三道无以回避的传播屏障。

(一) 谨遵落地国法规,解决好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国门的版权难题,是网文出海需要打通的第一道屏障

中国作协《2020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在谈到网文出海面临的问题时,用“盗版严重,维权困难”来描述,足见这一问题的重要性。海量的中国网络小说是故事的海洋,其题材类型的多样性和故事的精彩性,容易让接触它的读者形成强大的阅读黏性,由此产生的“马太效应”让海外粉丝、异国爱豆越来越多,但随之而来的便是网文盗版的蜂拥而至。有许多境外文学翻译类网站,在未经许可、不曾授权的情况下,大量翻译我国优秀的网络小说,以谋取巨大的网站流量、广告收入和其他经济利益。“据保守估计,某知名欧美地区网站依靠上述侵权模式,每年可获利数千万美金。以阅文旗下海外门户起点国际(Webnovel)排名前100部热门翻译作品为例,在海外用户流量排名前10位的盗版文学网站中,对这些作品的侵权盗版率高达83. 3%,严重损害了国内网络文学企业、权利方利益,也阻碍了中国网络文学海外市场的开拓与发展。然而受海外取证难度大、侵权内容监控难、小网站打击难等因素制约,中国企业进行海外维权的成本和压力极高。”世界各国的法制环境不同,知识产权保护举措和力度也有较大差异,作为中国网络文学经营者和创作者,在国外维权要比在国内难度更大、情况更复杂,也更具挑战性。如有的境外盗版网站采用“盗译”方式或其他技术手段,非法获取我国网站平台不断续更的正版内容,在浏览器主页或搜索引擎上引导用户点击以获取流量,同时在阅读和下载页面内嵌广告,赚取广告收入。随着智能终端的日渐普及,那些国外中小型盗版网站开始从PC端向移动端转移,通过搜索引擎、浏览器入口、社交媒体、营销自媒体,或者通过聚合转码阅读软件、H5小程序等多种形式,快速传播侵权盗版的中国网文作品,形成盗版产业链条,而维权者在复杂而陌生的异域环境中,查证、确权和追责都变得十分困难。阅文集团法务总监朱睿龙曾说,网络文学侵权盗版的成本低、难度低,侵权人易于规避监管,维权难度很大。版权方通过监测或发函投诉,在短期内可以取得一定限流效果,但侵权方仅需对链接地址进行细微调整即可让侵权内容恢复上线,“而我们需要以极快的频次,不断反复投诉下架侵权链接,才能达到一定的市场净化的效果,从长期看依然是‘治标不治本’”。

要解决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侵权盗版问题需要从两个方面发力: 一是在谨遵网文落地国法律法规的基础上,按照双边关系约定,与所在地政府及时沟通,取得他们的理解、信任和支持,在他国政府的协助下,通过法律渠道打击侵权盗版以实现网文维权; 另一渠道则是利用互联网联通世界的特点,以技术手段做好自我防范,限制侵权盗版的发生。例如“爬虫干扰”“利用伪原创技术甄别盗版”和区块链技术等,能起到一定的防范、确权和追责作用。近年来出现的人工智能和智能算法技术,可以对海量网络作品内容进行爬取、识别和处理,建立其侵权数据库,并及时展开预警和拦截。我国12426版权监测中心还开发出“易犬”(EQain) 智能版权大数据平台,可以对包括网络文学在内的10大领域的版权作品实施版权监测、版权认证、电子存证、内容监测等,通过自主研发的指纹特征比对技术,实现全作品、全网络、全时段不间断监测,能从亿万海量信息中快速确定侵权内容,提供通知、删除、区块链版权存证等服务,这对于防范和打击境外的侵权盗版是行之有效的。

(二)把握作品落地国的社会差异,从文化通约走向文化融入,是我国网文出海需要打通的第二道屏障

虽然说“天下小白都一样”,但事实上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背景的读者,依然存在诸多文化差异,并由此造成翻译的困难和对网文作品的不同理解甚至误读。比如,在作品题材上,海外读者对东方玄幻、西方奇幻、历史架空和都市言情类题材较为敏感,而对于图解时政题材或明显带有意识形态倾向的作品则较为隔膜。还有,中文表达中的诗词引用、特定概念的文化内涵,也需要适当照顾圈粉对象,给异域读者一个可理解的翻译方式或可接纳的缓冲过程。例如,“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侠客行》),“眉间一点红,媚眼桃花飞”(《花千骨》)这类在中国人眼中脍炙人口的名诗佳句,可能会让一些老外翻译者无能为力。对诸如“圣旨”“金口玉言”“奉天承运”等概念的文化内涵,在理解上会有一定难度。随着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走向纵深和规模化,跨文 化传播的文化屏障日渐凸显,这就需要建立文化通约意识,以文化融入达成更通透的网文传播,以使网文出海行稳致远。中国网文要完成从“走近”到“走进”的传播,消除“水土不服”的文化屏障, 就需要从文化对接迈向文化认同,用通约而兼容的作品内容和形式,促使文学传播走向文化扎根, 让中国网文的现代性成为网络文学全球化的推动力量。

(三)以品质化的内容生产,保证优质适配作品的可持续供给,是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需要突破的第三道屏障

具体而言,提升作品质量包括创作质量和翻译质量两方面。我们知道,网文出海的价值本体是一种内容传播,优质的内容是网文传播的“压舱石”。在“出海热”的浪潮冲刷以后,能持续延伸传播半径并立得住、留得下、传得开的作品,说到底是取决于网文品质,只有那些被异域读者喜爱、获得价值认同的作品,才可能产生传播力和影响力,因而能够在文学内容生产上保证优质适配作品的 可持续供给,就成为出海业态蓄力的关键。《2020 网络文学出海发展白皮书》从用户的阅读习惯和偏好入手,曾列举三种典型的海外用户: 一种是“硬核玄幻爱好者”,希望从中感受东方文化的魅力,共情主人公成长的历程,他们对中国仙侠玄幻类型有浓厚兴趣,是中国网络文学头部作品的忠实读者,修真、武功和东方传统是他们眼中的“加分项”,喜欢《真武世界》《修真四万年》这类作品。第二种是“新鲜元素追逐者”,通过《许你光芒万丈好》这样的热门作品进入网络文学的世界,喜欢各种新类型小说里的新鲜元素、脑洞大开之作,如不同的人物设定、时代背景和故事情节等。还有一种是“西方元素融合者”,本身就喜欢魔法等西方幻想元素,喜欢《诡秘之主》《放开那个女巫》这样融合了西方文化背景和东方文学思考的作品。法国翻译网站Chireads联合创始人周云峰曾说,中国网文里的少年人升级打怪,变强变大,是为了更好守护家人和爱人,儒家思想里的集体主义传统和家庭观,似乎也契合了欧洲当下对个人主义过度泛滥的反思。“欧洲阶层普遍固化,屌丝逆袭的叙事,给人希望慰藉,迎合当下某种情绪,当然也会受到追捧。”另一位译者Galadriel说,她很喜欢《长安十二时辰》这样的网络小说,读了能让她了解到不少中国民俗、老庄哲学和美食趣闻,她现在唯一的遗憾是,以中医和艺术为题材的网文作品数量还比较有限。“网文作者应该多借鉴些传统英雄主义价值,比如勇气、友情和团结,这样主人公无需借助幻术或‘超能力’,而是依靠自我,去战胜恐惧,克服弱点,实现自我超越,成为真正的侠之大者。”我们的网文出海,就是要在内容生产上找准外国读者的爽点、痛点和敏感点,产品设计要“嵌入”海外文化环境,使其符合海外用户的消费和使用习惯,从而形成一条满足“歪果仁”刚需的稳定的内容供应链条,构建一个可持续适合外译的原创体系。有研究者指出,与好莱坞的大片相比,当下中国的网络文学尚有三个缺陷: 一 是作品空心化现象严重,缺少价值观以及人类共同的精神价值追求; 二是以读者打赏、点赞为作品评价标准,导致大量网文作者拼速度、拼字数,以至于抄袭成风,作品雷同,违背文学创作规律,与全世界通行的专业作家制度相悖; 三是网络文学海外传播需要有专业的文学组织机构介入,比如有组织版权推介以及知名网络作家定向推荐等等。

中国网文翻译质量也是困扰网文出海的痛点之一。网络文学翻译既要保证一定数量和翻译时效,更要确保译文质量,让国外的读者“道友”能够更加简单地读懂并理解作品原意。汉语词汇大多负载着丰富的文化内涵,要实现贴切的译介转换并非易事。在Wuxiaworld网站语言讨论版块内,就曾有对诸如“还有一盏茶的时间”“一顿饭工夫”“生米煮成熟饭”“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死去活来”“七情六欲”“沧海桑田”“凤毛麟角”“浑水摸鱼”等中文词汇如何翻译的讨论。还有如仙侠、武侠、玄幻小说常出现的“气”“三界”“六道轮回”“功德”“道”“阴阳五行”“太极神功”……这些中国文化中特有的术语,以及英文中“你”和“您”不分之类的情形等,在外译时如何准确表达,都是翻译中经常碰到的难题。在早期,由于缺乏专业翻译团队,网文作品翻译质量常常参差不齐,如有网站将《九鼎记》译成“九个大锅”(The Nine Cauldrons) ,在武侠论坛中,甚至有译者直接将部分网络小说的标题翻译成拼音,如 Zhan Long《斩龙》、Man Huang Feng Bao (《蛮荒风暴》) 、Zhu Xian(诛仙) 等。2017年11月,推文科技( tianyancha. com) 推出了全球首个网络文学人工智能(AI) 翻译系统,建立了全球文学领域最大的多语言数据库,其研发的AI翻译程序,能够全自动监测、抓取、翻译 和发布获得版权的中文小说,可使行业效率提高3600倍,成本降低到原来的1% ,大大提高了网络文学出海的效率和质量。在法语翻译中,谷歌翻译、Deepl、Reverso、Chine. in和mdbg. net等,也在中国网文翻译中发挥重要作用。利用科技赋能网文传播的还有2015年上线的“被窝读书”小说系统,可以支持国际化版本,灵活切换语言环境,支持海外支付、协助获得书籍改编权和海外营销推广。随着我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加速,以好故事为切入口的中国网络文学,在从阅读吸引力走向文化影响力的过程中,必将成为传播中国声音、塑造国家形象,传递中国精神,蕴含中国梦想的有生力量,成为助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赓续人类文明终极价值的一块精神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