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中国网络文学,“后浪”已来
来源:中国作家网 | 虞婧  2021年09月23日08:06

【视点】9月16日,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影响力榜(2020年度)发布仪式在广东深圳举行。影响力榜包括四项:网络小说榜、IP改编榜、海外影响力榜、新人新作榜。经过严格初评、复评、终评和网络投票,24部网络文学作品和4位新人作家上榜。其中,“新人新作榜”是今年针对“90后”作家新设的榜单。

“少年自有少年狂,身似山河挺脊梁,敢将日月再丈量。今朝唯我少年郎,敢问天地试锋芒,披荆斩棘谁能挡……”

9月16日晚,中国网络文学影响力榜(2020年度)发布晚会现场,在深圳龙岗文化中心大剧院的舞台上,十几个年轻人手挥着国旗,有些羞赧地唱着《少年中国说》,逐渐进入状态后,愈发慷慨激昂的歌声令人热血澎湃,仿佛年轻的他们就是这首歌最好的注脚。

他们不是专业的歌手,也不是演员,而是出生于90年代的网络作家,其中年龄最小的枯玄出生于1996年,已经有了《仙王的日常生活》《废土修真的日常》《修真界唯一锦鲤》等多部代表作,根据小说改编的动画、漫画和游戏都在同步开发,他也曾在鲁迅文学院学习,是上海市网络作协、广东省网络作协正式会员。

“知道要演出,我很紧张的。大家可能对网络作家有点误解,觉得我们很活跃。其实我们比较宅,我们的心思都在写出好书上,很多人还社恐,连上台领奖都得鼓足勇气。我也不会唱歌,只能硬着头皮上……”既然接下了任务,枯玄决定认真对待。要参加表演的作家天南海北,平时安排练习很难,他尽力组织,作家朋友们也尽量配合他,他还找过声乐老师咨询专业唱法。临近大会,他提前一天飞到深圳,到达机场的时候已是凌晨,不想麻烦工作人员就先自己找地方住下了,晚会前夕和小伙伴们彩排了好几遍才放心。

和枯玄一起参与演出的还有浮屠妖、海胆王、耳东兔子、我会修空调、言归正传、七月新番、疯丢子、柠檬羽嫣、萧瑾瑜、懿小如……他们都入围了今年的中国网络文学影响力榜的“新人新作榜”。

缘分•红日初升

据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发布的《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显示,网络文学人才队伍迭代加快,“90后”“95后”正在成为创作主力,2018年以来实名认证的新作者中,“95后”占74%。

那些偷偷读网文的孩子长大了,那些偷偷写网文的孩子也从学生时代开始,一写就写到了而立之年。在网文愈加得到关注的同时,从前只在电脑屏幕前悄悄打字的他们也被推到了台前。在外人的眼里,这些孩子年少得志,他们收获了很多认可,也时不时地被误解着。他们为什么会选择写网文?网文体量庞大,每日更新他们会考虑质量吗?如果有一天网文看起来不再那么炙手可热,他们还想写吗?

“老师,因为明早要赶车,担心自己忘了给您回复,所以现在先把稿子发给您,希望没有打扰到您休息。”浮屠妖发来采访回复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90年出生的她是阅文的“大神作家”,是鲁迅文学院第13期网络作家班学员,已经出版《世界很大,我只爱你》《余生漫漫皆为你》等作品。她从2013年开始网络文学创作,最开始并没有想要成为一个全职作者,只是因为喜欢写作因缘际会发布了自己的小说,没想到第一本书就成功签约并拿到了稿费,就这样一直写到了现在。但写作之路并不是外人看起来的这么顺利的,每一本书在创作过程中,或多或少都会碰到一些艰难时刻,遇到技术难关时需要啃大量的资料,卡文的时候熬到深夜辗转难眠……

浮屠妖遇到最难的一次是写《你是我戒不掉的甜》时,长时间的日夜颠倒让她的身体频频亮起红灯,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医院家里两头跑,甚至让她开始对自己到底还能不能写作产生怀疑。“可是我真的很在意这本书,它关注的是人工智能的发展,更重要的是我把焦点放到了儿童保护上,科技日益强大,我在思考建立全国儿童DNA数据库及快速寻亲通道的可能性,我希望能帮助到更多走失和被拐儿童,让科技发展守护孩子们平安成长。”在家人和读者的陪伴鼓励下,她坚持完成了作品,而入围这次榜单,浮屠妖感受到了更大的肯定:“当你确定自己努力的方向是正确的,创作的状态会越来越好,会更有拼劲”。

“其实我没有感觉到特别成功的时候,失落倒是常态。”91年出生的耳东兔子是晋江的百亿级积分人气作者,她从13年开始写作,至今发表作品十余部,代表作《他从火光中走来》《暗格里的秘密》《深情眼》《三分野》聚焦了各类社会热点问题,其中多部作品均已签约影视改编。对于创作,她有点死磕的劲儿。每本书写完,第二次重读或者修文时都会觉得有些地方的剧情和人物反应似乎可以做得更好。作为网络作家,她坦言这是连载的弊端,每天保持更新量的情况下,有些细节处理不够细腻。写作者的情绪比较敏感,现在对自己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失落是很正常的,每天在“我会写书”和“我不会写书”之间徘徊也是常态。不过每次只要写出一些自己觉得非常不错的剧情,或者出去找找灵感,就又有“我还能继续写一百年”的感觉了。“困惑都是自身的问题,会不断从自身去发现问题。” 笔很轻,但文字很重,耳东兔子说,除非有一天她写的故事连自己都无法打动了,不然就一直写下去。

枯玄身上有一种强大的自信,一种少年早成也经过历练的自信。15岁时,他就在练习簿上写作,同桌建议他在网络平台上发布,16岁那年他注册了这个笔名,到现在也已经写了9年。他说自己那时候也是个“网瘾少年”,不过写着写着发现爱写作大于爱游戏,便一心投入网络小说创作。他永远无法忘记当年收到第一份起点的后台签约短信通知时,有多么激动,大流量带来了好收入,网络小说写作不仅可以丰富精神,也让他的生活有了更多选择和变化。当代表作《仙王的日常生活》以及改编作品拥有了一定知名度后,他也曾承受了网暴、抹黑。但枯玄说,这是每一个作者在成长道路上的必经阶段,对一个作者来说好的心态真的很重要,还好自己挺过来了,写作对他来说已经是毕生的事业,只要还能写得动,他就一直写。

网络文学这条路并不好走,更不是简单粗暴的“文学乍富”偏见所能概括。能一直坚持网络文学创作并且获得读者与市场认可的,必然是靠着“文学初心+坚持不懈+精益求精”,有多少回报,就需要付出多少,甚至比对等的更多。

好在,写作者虽然是孤独的,但从来也不是一个人。91年的伪戒是都市题材网络小说新生代作家,他的作品诙谐幽默,情感真挚,很受读者喜爱。有一次他生病比较严重,请假半个月,在这期间,他收到了几千条读者的私信和QQ消息。“那时候真的感觉很温暖,每一条信息我也都看了。”浮屠妖也说,每一次看见读者疯狂为书里的角色打call,表达对作品的喜爱,她都会觉得自己的写作格外有意义,读者还会为她和作品亲手做蛋糕、纪念视频和手工画;耳东兔子收到过一位小读者的信,信长达十页,或许还有很多这样的读者被她触动过,如果故事能感染到一个人,她就有动力好好写;枯玄的读者里面有一位医生,他的一句话让枯玄至今都感到备受鼓舞:“我很喜欢你的书,我们医生救人,你们作者救心,请一定要继续坚持写下去。”

“敬畏粗狂,才能避免精致的庸俗。”中国网络文学生于草莽,生机勃发,到今天大浪淘沙,或许它在精品化的道路上仍是成长中的孩子,但在影响力上已经是强大的战士。结缘文学,初升红日走过清冷,年轻的网络作家期盼自己能在温暖和历练中继续散发自己的光与热。

精品•天高海阔

年轻网文写作者的努力,他们优秀的作品,读者能看到,市场会认可,还有一些人,他们承担着更大的使命和责任,把握着方向,他们也会看到年轻写作者的执着和努力——这是一份不能浇灭的热情,是一群亟待在原野绽放的蓬勃力量,网络文学作家真挚的文学之心需要引导,更需要鼓励。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举办网络文学青年创作骨干培训班

2021年7月,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在北京举办了网络文学青年创作骨干培训班,来自全国的32名90后优秀网络作家参加了本次培训,这是面向90后网络作家的第一次专项骨干培训。而今年的中国网络文学影响力榜,也特别增设了“新人新作榜”,给富有创作激情的青年作家提供更多展示自己创作实力的机会和舞台。

在日常工作中,网络文学中心的工作人员不断调研走访,向全国主要文学网站了解年轻作者的创作状态,向鲁迅文学院推荐和输送优秀的青年学员,举办针对中青年评论家的网络文学评论高研班,呼吁网络文学评论家关注研究他们的作品,并多次举办和年轻作家的主题创作座谈会,了解他们的想法,鼓励他们提出自己的困惑和需求,并给予相应的帮助。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举办网络文学评论高研班

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胡邦胜分管网络文学工作以来,每一次和网络文学作家们的合影,脸上都是开心的笑容。他相信,这样一种独特的、活跃的文学现场,这样一个充满潜力的文学生态,只要做好引导工作,天高海阔,未来可期。无数大大小小的会议,数不清的出差,数以千百计的网络作家、网文从业者,哪怕仅仅是擦肩而过,他也几乎能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副主任何弘常和年轻作者聊天,解答他们的疑惑,在写作方向上给予建议。90后网络作家的创作在读者中有着相当大的影响,现在已经有不少作者将现实元素融入作品,积极投身现实题材创作。“90后作者要想真正有所作为,不能简单停留于天马行空的想象,写作‘不及物’、与现实脱节,注定会失去生命力。要坚持以作品立身,不断提高创作质量,更好地反映新时代,表现时代精神,走向精品化。”何弘对这些孩子充满信心,相信在细心呵护中严格要求,他们会和网络文学一起茁壮成长。

91年出生的海胆王两部代表作《悠闲修仙生活》《桃源山村》热度不小,《桃源山村》月销百万,在咪咕阅读点击破亿。入行多年,他一直关心读者增加了多少、稿费增加了多少、什么题材最近火爆市场、读者们喜欢看什么书、如何创作爆款。作为行业从业者,这些都是不可回避的问题,但也不意味着所有答案最终都要向资本靠拢。“这并非是错误的,只是我们忽略了自己庞大的读者群体,忽略了应该带给他们是什么样的世界观,忽略了我们的小说会不会影响到他们……”海胆王如今有了新的认识,他开始直面网络文学存在的一些问题。当前网络文学已经向全产业链方向与娱乐化方向发展,如果只以商业价值为方向进行创作,质量低下、同质化等问题将不断出现。“作为90后创作者,我们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必须要正视身上所肩负的历史使命与重任。在创作这条路上,我们需要增强国际视野,需要拥有大时代的气魄与大作家的格局,不要为了迎合现在的流量而去写作。”他的《桃源山村》贴近乡村生活,讲述了少年带领全村人致富的故事。他已经下决心要钻研精品化写作,在作品中不断提高艺术诉求、文学底蕴与审美价值,弘扬正能量,传递正确的价值观,努力成为真正的网络文学领军人。

懿小茹出生于1992年,2019年开始写网络小说,专攻现实题材。她的祖父是一名村医,多年前交通不便,祖父为了守护一方人民的健康,做了很多工作与贡献,后来家里每一代人都会有一个医生。她一直想写写这些故事,正好遇到连尚文学逐浪网主办的现实题材征文比赛就试了试,她的《永不言弃的麦小姐》获得了该届大赛的未完结组三等奖。她开始有了信心,在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的鼓励下,她在脱贫攻坚的决胜年写了《我的草原星光璀璨》,以自己在牧区支教的经历为基础,讲述各族儿女为实现伟大中国梦而在雪域高原的不懈奋斗,表达了对母亲河源头生灵的敬畏与对青藏高原上生命的礼赞。现在她正在创作《我的西海雄鹰翱翔》,她很担心因为自己太年轻,创作功力不够,无法写出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时背后默默付出的工作者们的艰难与艰辛,“但我会尽力,一直写下去”。心中有火,眼底有光,描摹人间烟火,铭记家国情怀,她渴望自己能用键盘书写出不朽的中国精神。

94年出生的柠檬羽嫣入行十年有余,近年来开始思考自己作品的深度和内核,值不值得拿出去给周围的老师前辈、同学同事、亲戚朋友阅读。“毕竟到现在为止,我都不敢让周围的人知道自己是网文作者,怕被以异样的眼光看待,怕被判定为‘不务正业’。”虽然近些年来随着收入的上涨,这个职业在社会上的接受度有所提高,但读者发自内心的认可和尊重,是要靠连续不断的好作品去赢得的。最近几年她有意识地向现实题材创作靠拢,花更多的笔墨描写医学科研人员向自然法则和死神发起挑战,也对社会现象进行探讨和反思,表现职业运动员的热血与困境,还有女性的力量和成长等命题。而中国作协的关心,让她第一次深切感受到自己是有组织可以依靠的。像收到了橄榄枝,也更有勇气放开手脚:“当我们挣脱‘流量’和‘数据’的束缚,拥抱自己真正热爱的题材时,我们作为作家的生命才刚刚开始。”

成长•山河脊梁

网络文学旺盛生发,始于写作初心,成于时代机遇,更离不开所有写作者一点一滴的耕耘。“Z时代”的新浪潮,也同老一辈的网络作家一样,眼睛里闪烁着光芒,他们对于写作的每一点思考,也都经历了无数个日夜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90后95后的创作者开放包容,网感强,善于捕捉前沿风潮,能灵活融通风格各异的文化元素,与青年读者更容易形成良好的交互式关系。他们是后浪,代表着文学的无限可能性,也代表着一个行业的未来,更将以“文化自信”的道路作为自己文学旅程的领航标。

92年出生的言归正传注重将中国传统文化融入网络文学创作,代表作《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借用《封神榜》等神话元素,通过轻松欢快的表达,塑造了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开创了“稳健流”的创作热潮,为网络文学创作注入了新的活力。言归正传的视野非常宏阔,在他看来,好的故事是互通的,优秀作品能跨越语言,得到更大范围的传播和认可。“就网文作者而言,结合时代精神就是我们作为文化战线的一个兵,能不能守好青少年思想领域这个阵地?这是从业者都该去思考的问题。”他也期待更多的好作品走出去,让世界看到新时代中国青年的精神面貌。

更多的年轻网络作者越发感受到了这样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会说话的肘子、疯丢子、七月新番都出生于1990年。会说话的肘子是新生代网络作家的重要代表,创作了《大王饶命》《第一序列》等“现象级”作品。他努力以科幻元素支撑现代生活的玄幻表达,语言幽默,故事生动,人物丰满,写出了凡人到英雄的内心成长,富有正能量。疯丢子创作的《百年家书》,讲述了一个家庭的抗战传奇与两代人近百年传承,融入历史、军事和科幻元素,老一辈人在抗日战争时期艰苦卓绝的斗争波澜壮阔,充满了家国情怀。七月新番是网络历史小说创作的年轻代表,他以网络文学独特的表达方式在《秦吏》《汉阙》等作品中处理可靠的史实、丰沛的细节,将今人感受和古人观念融会贯通进行幽默表达,为历史小说这一成熟题材类型注入了新意。91年出生的老鹰吃小鸡是网络文学都市异能类小说创作的代表性作家,他的《全球高武》把武侠和现代结合起来,讲述年轻人热血拼搏的故事,吸引了许多中外读者。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国门,对推动中华文化的海外传播,加强中外文化交流无疑意义深远。有了更多好作品的储备,东方掀起浪花之后,网文出海,我们可以期待更多。

9月16日,中国网络文学影响力榜(2020年度)“新人新作榜”揭晓,最终老鹰吃小鸡、柠檬羽嫣、懿小茹、言归正传上榜。这次评审与往年相比有三个突出特点,一是特别注重作品的价值导向,强调有大流量同时要有正能量,引导网络文学高质量发展。二是高度重视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特别警惕娱乐行业不良现象向网络文学行业的渗透,更加强调网络作家的社会责任感。三是突出网络文学的国际传播,推动更多优秀网络文学作品走向国际,传播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讲好当代中国故事。

90年的萧瑾瑜到深圳的时候感觉都要累病了。两年前,他多了一个“全职奶爸”的新身份。萧瑾瑜从初中开始看武侠网文,2011年就开始自己创作玄幻仙侠小说。“看了这么多年书,脑子里也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创意和故事,就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写。”没想到一写就是十年,有收获也有挫折,2015年参加鲁迅文学院第八届网络文学培训班和成为中国作协会员,是他创作路上最开心的事,他感觉得到了很大的肯定。新的幸福和辛苦都是从未体验过的。每天都很累,写作会被各种意想不到的琐碎事情干扰。“但作为一个年轻的父亲,再苦再累,每天和女儿一起,陪伴她成长,仍然是幸福快乐的。”他希望写出自己孩子长大后也能阅读的好作品。

“一书封神”的我会修空调对于是否能入最后的榜单一身轻松。93年出生的他喜欢构思一个个荒诞幽默的小故事,讲述人情冷暖。15年开始写网络小说,他最大的快乐是从兴趣出发写作,是跟自己的读者交流,其他就是顺其自然,得失随缘。我会修空调擅长悬疑题材,代表作《我有一座冒险屋》上架8小时均订破万,获2018阅文集团超级IP风云盛典•年度新锐作家。可他还是说自己暂时没有满意的作品,觉得每一本都有一些缺憾,回过头看发现很多东西没有好好表达,感觉如果重新写的话会更好。而写作这件事,他不会放弃,接下来会追求更有质感的文字。

“没有上榜的青年作家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创作水平不好,这个是必须要明确的。”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委员桫椤参与了最终的评审。 他说到,今年影响力榜的评选标准更为严格,做了各个方面的细化。按照评选规则,只有获得或超过三分之二以上票数的作者才能入选,经过初评、复评入围的有14人,最终是四位作家获得了规定的票数,这也意味着他们获得了评委组最广泛的共识。不是所有入围作家都能上榜,意味着“新人”的创作尚未定型,读者对他们的认识还在变化中,这都能促使上榜的和没有上榜的“新人”对自己的创作进行反思。“未来这个榜单的评选如果能长期坚持下去,一定能够对青年的创作起到激励作用,能促进整个行业的发展;同时我也相信,随着评审标准和程序的不断完善,这个榜单将会更加精彩。”

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周志强也参与了最终评审。在他看来,今年入围的新人绝大多数已经有了广泛影响力,有几个特点:出现了高学历的新人作者;作品能在社会的不同阶层得到广泛认同;极个别的作家作品已经奠定了未来相当大的发展空间。总体来看,今年的“新人榜”反映了90后新一代网络作家崛起的趋势。新一代网络作家对自己的小说题材、叙事方式、文学语言都有着自己的诉求,这是网络文学发展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现象。他们重视作品本身的艺术质量、技术技巧,锤炼题材,打磨结构,雕琢语言,对文学性和审美性有着较高的追求。

周志强期待新一代网络作家能够写出更加恢弘的、视野开阔的现实题材和历史题材的作品,也能够向老一代的网络作家和经典作家学习精品意识,继承优秀网文的哲理性、现实性,对生命境遇和现实生活都能有更深刻的社会学、哲学性质的思考,开拓盲区,不说套话,个性飞扬,题材更加多样,作品更有力量。随着“新人榜”的推出,他希望新一代网络作家能够发挥出自身潜力,在“新变”和“深刻”两个层面获得突飞猛进的发展。

网络文学蓬勃、鲜活地在这个时代生长着,以它的无限想象,以它的烂漫可爱,以它的现实沉思,给予这个国家近5亿的读者以各种形式的能量与元气,不断创造新的奇迹与可能。何弘谈到,当前新增网络文学作品中,最有影响力的作品大多是90后作家创作的。他们的创作虽然总体来说乐观向上,但还有一些盲目性和自发性,“三俗”等问题还一定程度存在。通过正确引导,加快网络文学的主流化、精品化进程,他们一定能创作出更为优秀的作品,成为网络文学创作的中坚力量。

烽火戏诸侯是网络文学的“老人”了,他一直强调网络文学的精品化写作。全民阅读的时代,不仅需要“流量”很好的作品,更需要一批能够进入中国网络文学史、甚至整个文学史的经典作品。他很关注这一代网络文学新人,期望有大量的新作者出现,为网络文学不断补充新鲜血液,“尤其要大力扶持那些暂时没有名气的新人作者,他们就是网络文学的基石、未来和最多的可能性”。

中国网络文学影响力榜(2020年度)发布仪式合影

年轻一代的作者有在好好写作,他们没有让人失望,他们还会带来更多惊喜,有很多人在构思着更多的好故事。我们期待并相信,中国网络文学将以这股年轻力量潜龙腾渊,鳞爪飞扬。 (中国作家网 虞婧)